雪糕

微博是爆豪胜己的雪糕 摸鱼的话就不搬过来了

作者ゆず @yzhm3304
搬点太太的图

作者ゆず @yzhm3304
自汉化 请勿转出lof

作者ゆず @yzhm3304
自汉化 请勿转出lof

星期恋人(1)

不算是什么太好的天气,星星点点的光线透过窗户投在教室里。

“马上就是新的一周了,不知道轰同学这周会和怎样的人谈恋爱呢?”

“是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和轰同学谈一次恋爱啊,哪怕一周也好!”

趴在桌子上闭着眼休息的爆豪胜己换了个姿势,低低的念了一声:“吵死了。”

-

星期恋人。

轰焦冻x爆豪胜己。

月曜日。

-

是光。

轰猛的睁开了眼睛,又被刺的狠狠的眨了几下眼睛才伸手去勾了勾床边的闹钟。较短的指针刚过了数字4的一半,完全没有到达本来该响起的时间。轰坐了起来把窗帘拉好,躺了回去。本来想再睡一下,闭上眼睛的瞬间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父亲的脸孔。
“没错就是这样!!用我的力量吧焦冻哦哦哦!!!!”

莫名其妙的噩梦。

轰一把拉开了被子,翻身下了床。

-
过于早的起来让母亲有点措手不及,轰想不出理由只好说自己弓道部今天有晨训需要早点去,就不吃早餐了。对着稍微带着点歉意的母亲温和的笑了笑,便出了家门。

虽然轰平时也算是出门比较早的类型,但是今天的时间对他来说也是头一次。稍微有点蒙蒙亮的天空,空旷的街道,稍微有点寒冷的空气,以及良好的生活习惯带来的饥饿感。轰不禁稍微加快了一点步子往学校走去。

到雄英的时候,轰意外的发现学校真的已经开门了。不会根本不关门的吧,稍微闪过了这样的想法。在考虑到底是先去教室还是直接去弓道场的瞬间,轰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篮球正正好好的砸了个准。

“?…”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淡金发色的男孩子走到了他身边一把捞起了篮球,毫无歉意的骂了一句“碍事死了混蛋”

轰还有点懵的状态,稍微抬了抬眼,看见对方纯红色的眼睛直刺刺的看着他。带着点烦躁和不爽的样子把篮球捡了起来抱在了怀里,嘴上虽然数落着是他挡了路,却始终没有离开的意思。

看来这个人就是罪魁祸首,轰总算明白了过来,稍微揉了揉被砸的地方。顿了顿开口:“但是不是你砸到我的吗?”

“啊?”对方像是突然被点着的炸药一样,音节里都带着点火药的味道。他猛的跨了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轰的领子,用快要触碰到鼻尖的距离恶狠狠的对着轰放话。“说什么呢你这混蛋?”

“喂?那边的学生是怎么进来的?”
远处突然传来了不知道是哪位老师的声音,对方突然有点心惊的样子,看着轰还有点发呆的楞在原地,只好小声的骂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脏话,伸出手抓着轰的手腕抱着篮球就跑了出去。

轰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状况,就被拉着跑到了不知道哪里的场馆。好在他虽然有时被人说不能很好的理解状况,但是身体素质却是顶尖的好。在被对方抓着绕着跑了一大圈之后只是微微的喘了喘气,也让对方有点意外的眯了眯眼。

在被对方松开的一瞬间,轰有点迷茫的看了看对方,带着点询问的语气,想了半天怎么委婉的表达目前的状况:“你…睫毛真长啊…”

“啊????”
如果爆豪胜己有什么超能力的设定的话,大概希望是类似爆破的那种,这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爆破往轰那张好看的脸上招呼过去。
可惜的是并没有那种东西。
爆豪把篮球冲着轰的旁边狠狠的丢了过去,轰却一副屹然不动完全不懂的样子。

看着对方好像很火大但是强忍着的样子,轰刚想着要不要先道个歉的同时,从腹部发出一阵不可忽视的声音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

爆豪的表情从轰刚见到他来说就是可以用丰富来形容了,大喊的样子也好忍耐的样子也好惊讶的样子也好。他看见对方稍微愣了愣,随即猛的捂住了嘴眼里透出来无法忽视的笑意。

“喂…不用笑成这样吧?”
轰好像也被对方感染到了,声线也不自觉的柔和了一点,嘴角也微微带了一点弧度。而肚子却完全不给帅哥面子的又叫了起来。惹得对方笑的完全停不下来。

等对方笑够了,从不知道哪个柜子里翻出了一个饭盒打开递给了轰,轰有点意外的看着对方依然是一脸不爽的样子。

“你…”
“爆豪胜己。”
“啊?”
“别老是你你的”
“啊…爆豪…你”
“妈的,吵死了你怎么有这么多话,给你你就吃不许吃完了我还要吃”
“那,我不客气了。”

轰有些感谢的捏起了一个饭团,咬了一口。

“很好吃。”
“废话,这可是我自己做的”
“好厉害…”
“啊?厉害个屁啊 ”

轰没有再说下去,垂了垂眼继续两三口把饭团吃完了。偏了偏头看了看爆豪,爆豪也单手捏着饭团往嘴里塞,空出来的手把饭盒往他这边推了两下,轰小声的又念了一句我不客气了然后继续吃了起来。

等两个人吃完,轰这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好想喝味增汤。”
“你这混蛋不要得寸进尺。”

轰这才发现爆豪带他来的是一个类似休息室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的橡胶的味道即使过了这么久也没能完全习惯。想起了早上的事情,轰有点诧异的看了看爆豪,小心的开口。

“爆豪……你”

“啊?”

“是外校来雄英打篮球的吗?”

“怎么可能!!?????”

爆豪开始考虑早上自己那球是不是砸的太轻了,应该用杀人的力度扔才对。

“那…早上?”

“马上全国大赛了,我想早点来训练,那群混蛋不让我进 而已”

“啊…那的确…”

“所以”

“你也差不多该走了吧?”

爆豪没有给轰认同与否的机会,毫不客气的收拾好了两个人刚吃干净的饭盒,像来的时候一把抓住轰的手腕想赶对方离开。轰用另一只手像爆豪的手法一样反抓住爆豪的手腕。

“干什么你这半边混蛋?”

“爆豪…”

“和我 交往吧。”

“……………………啊?”

-
消息传播的最快的方式,爆豪胜己今天才切实的体会到了,是喜欢讲八卦的人的嘴。

早上在爆豪报以愤怒的回应了去死以后,轰根本无视了爆豪的拒绝。在篮球部的其他人来篮球馆的时候看见的场景就是他们篮球部的主将和隔壁弓道部的主将毫无违和感的在打篮球。

A:“为…为什么单单是打个篮球会这么好看!”
B:“这…这可能就是池面的力量吧!”

在他们打了半天,轰以大比分输给爆豪以后爆豪把篮球往地上狠狠的摔了出去,整个人直接躺在地上。
轰也走了过来挨着爆豪躺了下来。
爆豪往旁边移了一点,轰又凑过去了一点。

“妈的干什么你这个放水混蛋”
“我真的不会打篮球啊爆豪?”
“谁管你啊?身体素质那么好你连这个都不会吗啊?”
“不如下次我们比弓道?”
“比就比谁怕你这个放水混蛋啊?”

轰抿了抿嘴微微笑了笑,爆豪从脖子上扯下来毛巾一把扔在轰的脸上恶狠狠的骂了句“你笑屁呢”一边往淋浴间走了过去。
轰半撑着坐了起来,用爆豪的毛巾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旁边篮球部的轰的粉丝看见爆豪走了才小心翼翼的跑过来给轰递水。

“轰…君,怎么和主将在一起?”
“啊…谢谢,不过还是不用了。”轰礼貌的拒绝了递来的水,走向旁边放着的爆豪的水壶。“因为我和爆豪在交往啊。”

“啊轰君那个……”
“……爆豪怎么喝姜汁。”

出于早上轰的言论,流言就迅速的在雄英里传了起来。在上午爆豪只是感觉周围的人在议论什么,在下午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看着他变成了一副没事你一定能撑过去的悲悯。

爆豪按捺着杀人的冲动一天不知道掰断了几只笔,直到下午放学的时候被自己最讨厌的幼驯染,绿谷出久急急忙忙的拉住。

“咔酱…那个虽然我也是听说诶诶诶你先不要杀我就是那个我虽然不知道这样说好不好但是不要伤害到你最后就是……”

“烦死了现在就杀了你!”

“不是就是那个听说早上轰君找你挑战然后你不愿意和他比他就在篮球馆里把你……我真的只是听说啊啊咔酱……”

“妈的我什么时候不和他比了?不就是交往吗?好啊交死他”

“啊?交往?”

在绿谷出久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实的信息量和谣言的信息量的时候爆豪就气冲冲的走了,绿谷反应过来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从窗户上看见爆豪走到校门口正好遇到在门口等他的轰。爆豪扯着轰的领子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两个人就并排着一起走了。

只剩下绿谷还在教室里沉浸在震惊里久久没法自拔。

tbc

出胜 关于咔酱由来的妄想

#出胜#
关于咔酱称呼的妄想。

门铃声不间断的响着,妈妈在厨房忙碌着的身影让出久有些紧张的扒在客厅的门框上小心翼翼的张望着玄关。

“去开门吧出久”

“啊…”

出久捏了捏手里的欧鲁迈特玩偶,想着看了无数次的视频里的样子,学着欧鲁迈特的步伐一边嚯嚯嚯哈哈哈的一边半僵半挪的走到了门口。

不能怕啊出久,英雄怎么能连开门都做不到呢!

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踮起了脚尖扭开了大门。

“哎呀…”

是有着一头淡金色发丝的女性,亮红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发出了些惊讶的声音看着来开门的小孩子。

出久也被吓了一跳,一溜烟的往回缩了两步,躲在了正巧走出来的妈妈的腿后。

看见有大人出来了,门口的来人稍微顿了顿,随即笑了起来。

“我是刚搬到附近来的爆豪光己,来问候一下邻居。”

随即又向着旁边招了招手,冲着出久的妈妈笑了笑。

“说来我家的儿子也和你儿子差不多大,所以看见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跳。”

随着光己的动作,从门后不情不愿的走出来的是一个和光己太太同样发色,甚至眼睛都是一样闪闪发光的男孩。他臭着脸冲着出久的妈妈鞠了一躬,带着点稚嫩的声音开口。

“我叫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一时之间有些慌了神,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盯着爆豪胜己看了起来。爆豪胜己抬起头,正巧对上了绿谷出久手里的欧鲁迈特玩偶,整个人突然像是被点燃了什么兴趣一样,有些激动的三步两步跑了过来,也迎着绿谷出久的目光看了回去。

“你也喜欢欧鲁迈特吗?”

出久这才回神一样的捏了捏手里的玩偶,用力的点了点头,又嗯了一声。爆豪胜己满意的咧了咧嘴,抬起手一把抓住了绿谷出久的手背,嘴里说着,”那我带你去个地方”然后拉起绿谷出久就跑,只剩下两位妈妈在后面喊着晚饭前要回来的声音。

绿谷出久并不是很喜欢在外面玩耍的类型,比起在外面,比起和其他人一起玩他更喜欢回家看欧鲁迈特的视频,研究各种各样的英雄是怎么打倒坏人,他需要从小就汲取作为英雄的经验。

然而被爆豪胜己拉着跑的时候他一时之间竟然没想到怎么拒绝,或许是被他眼里的赤色燃烧了起来也说不定。爆豪半偏着头看了看他,笑了出来,绿谷出久也跟着笑了起来。

等两个人跑到目的地的时候,都变得气喘吁吁的。爆豪喘了两口死死的盯着出久有些生气的样子。

“我说,你啊!跑步的时候不可以笑啊!”

“诶…可是不是爆豪…君先笑的吗?”

“啊?我那是感觉到你要笑了比你先笑好不好”

“咦??”

“算了!你以后别这样了,来看我的秘密基地吧”

“秘密基地是……”

随着爆豪掰开了背后有些破旧的用来遮掩的木板,出久这才看见了背后这是像什么房子之类的东西,在里面摆放着的是,用各种小零件从石子到没有中奖的冰棍棒,不用的螺丝和齿轮,歪歪扭扭的在地上拼出了一个欧鲁迈特的脸。

下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两个字。

英雄。

「好厉害」

“好厉害”

脑海中浮现过的话语立刻就感叹出来,也算是出久的一个不算好的习惯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爆豪胜己给他展示的爆豪胜己的秘密,看着对于孩子来说还算复杂的汉字。带着憧憬和喜悦的目光贪婪的看着爆豪胜己的杰作,然后又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好厉害啊爆豪君!”

“对吧!很厉害吧!”

爆豪的嘴角狠狠的翘了起来。

“这是从我第一次看到欧鲁迈特救人的视频的时候就开始搞的了!”

“啊那段视频我也很喜欢!已经没事了!要说为什么!”

“因为我来了!”

爆豪也接了他的话说了下去,整个人笑起来连牙龈都露了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出久突然觉得心脏抽动了一下。

“不过我们要搬家了以后也不能经常来这边了,反正能多给一个人知道也好!”

爆豪看了一眼自己的“欧鲁迈特”,有些漫不经心的踢了一脚脚下的石子,看了看天色回头和出久说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只体型不小的流浪狗目光凶狠的盯着他的“欧鲁迈特”。绿谷还在沉迷的盯着爆豪的作品,爆豪伸手去捏了捏绿谷的掌心,感受到温暖的绿谷抬头才发现了现在的状况。

“怎么办……”

绿谷小声的问到

“我们走没关系,它的目标是欧鲁迈特上的吃的。”

“可是那是小胜费心做的”

“以后还会有更好的”

“不可以!”

绿谷有些执拗的回捏住了爆豪胜己的手心,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

“不可以,我要保护爆豪君的东西”

“喂…你”

绿谷不顾爆豪的声音,有些颤抖的向前迈了一步,学着欧鲁迈特的样子伸手挡住了爆豪胜己。颤着声音说了一句

“没……没关系了!因为我来了!”

野狗完全不顾绿谷的气势,扒了扒土提起爪子就冲了过来,绿谷也不偏不移的死死盯着野狗,在尖锐的牙齿即将咬上出久的一刻,爆豪突然一把推开了绿谷一脚把狗踹了出去,被突然踢懵了的狗起来打了个圈,想再进攻一次的时候。

和绿谷出久完全不同的气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还要来吗”

野狗半退了一步,呜咽了几声转身跑走了。

爆豪咋了咋舌,转身向着绿谷出久伸出了手。

“你明明不行还说要保护我的东西啊”

绿谷拉住了爆豪的手,借着力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以……以后一定可以的!我一定会成为…像欧鲁迈特一样的英雄!”

“那我就要成为比欧鲁迈特更厉害的英雄才行了!”

“太狡猾了吧爆豪君!”

“别叫我爆豪君了吧”

“那……小胜?”

“勉强可以吧。”

……

放假放成废人……今天开始还排名的时候的债……`Д´

【百爆】情侣

被安利产物,开车车走评论

……!

…我怎么这么懒啊……!爬起来码字…

【相爆】相泽老师的课余活动

相泽老师的课余活动

相泽消太x爆豪胜己

是欠了好久的生贺……明明很努力不写相声的……!!

-

爆豪从纸袋中抽出自己新买的专辑顺带着掉出来一张没见过的专辑。

爆豪拿起来捏着下巴嘟着嘴对着封面皱着眉思考了半天,才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

刚才被叠在他要买的摇滚专辑后面的封面,和这张一摸一样。看起来是谁将他想要的专辑不小心的叠在了这张的前面。

赶紧翻出小票来看了一眼,发现竟然连这张的钱也一起付了,再加上他刚才有些暴力的拆封方式让这张碟的封面也被扯破了。有着爆豪家良好教育的爆豪立刻断绝了退回的可能性,狠狠的挤了挤眉,又整个人呈大字躺了下去,脑海里迅速计算了这张碟的价钱和这个月零花钱的剩余。随即有点气愤的抬腿凭空蹬了两下,然后整个人一跃而起抓起耳机。

“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听听你是什么东西!”

一边用手指扯开已经有些破损的塑料包装,一边大量着包装的封面,戴上了耳机。

封面上是一个黑发的男性,带着半黑框的眼镜,有些随意的将胸前的吊坠咬在嘴里,斜睨着镜头的样子。

戴上耳机的瞬间,随着一段小声的音乐之后。是一阵有点轻快的脚步声,爆豪有点怀疑的皱了皱眉调大了一点耳机的声音。

“为什么又说什么想到学校来的话。”

“对于已经毕业的你来说是很怀念的光景啦,但是我可是每天都要来这的啊。”

过于接近和被调大的声音仿佛响在耳边,熟悉的声线惊的爆豪一把扯下了耳机整个人一步退到了墙边,带着些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被丢掉在地上还在传出些音调的耳机。

“喂!臭小子!别在楼上那么大动静!”

楼下传来光己的声音唤回了爆豪的思维。

“知道了!!吵死了老太婆!”

爆豪一边回应着妈妈的话一边捡起了耳机,又把刚才的碟片拿起来看了看,在最下面的声优处看见写着小小的几个字。

相泽消太。

-

爆豪带着憋着笑从头听到了结局的时候终于有些笑不出来了。耳机里相泽带着些慵懒和无可奈何的声音,和“你”对着话。虽然每一篇的主题都是约会,但是对话的内容却不限于恋爱的话题,每一句话都牵引着接下来的内容。

就像平时的相泽消太一样。

爆豪把碟又从头到尾的听了一遍,怀着些复杂的心情关了灯跳上床睡觉了。

-

拉开教室大门的瞬间爆豪愣在了原地,本该是他第一个到的教室的讲台上摆着一个黑色的睡袋,拉链从里面拉开露出一张脸,带着些困倦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喔,你来了。都早上了,好快。”

过于熟悉的话语让爆豪脑子里突然想起了昨天那张碟片里有一张周末出门约会的故事,就是“你”叫醒了刚睡下没多久的……相泽消太。

爆豪强装着镇定一脚迈了进去,漫不经心的看了相泽一眼,相泽也习惯了爆豪的态度,手指把拉链往下拉了下来,整个人钻了出来站在讲台上伸了个懒腰。

“早…你怎么…”

爆豪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相泽的动作瘪了瘪嘴问了出来。

“嘛,最近事比较多,回去还不如在这睡的时间长。倒是你,爆豪,补习还顺利吗?”

稀疏平常的语气,让爆豪想到了在那天晚上在他和绿谷出久打完跑来的相泽。被那样怒气冲冲的相泽看的时候,连爆豪也有点了愧疚的感觉。

还没张口,门就被突然拉开。

“早,诶怎么相泽老师也在???”

是绿谷出久。

爆豪瞪了一眼绿谷,咋了咋舌扭过头去没有回答,相泽打了个哈欠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爆豪。绿谷在有些奇怪的气氛中走到了座位上坐好,心里念着我刚没有打扰到什么吧。

-

知道了别人的秘密却无法说破,还要天天面对的感觉。

爆豪本来以为这辈子只能遇到一次。

然而现在的情况,应该算是第二次了。

相泽讲话的语气,停顿的时机,引导的思路,都像是昨晚他听到的一样。倒不如说现在是更加鲜明了起来,本来有些慵懒让爆豪觉得没精打采的声音现在也有些成熟男人的魅力,再加上爆豪才发现相泽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很喜欢点爆豪的名字。

本来对于相泽来说,爆豪是个极其不安定的种子,既优秀又危险。而他作为老师的义务就是将一颗颗种子引导成正确的大树。如果说他认为欧鲁迈特有些方面对绿谷关心过头,那么他或许对爆豪也有多一丝的关注。

老师总是会对优等生和问题少年多一分心。他对混杂了这两点的爆豪大概就是这种心情。

从一开始的警戒到放心到对于他进步的期待,相泽有意无意的总会多点几次爆豪的名字。

而今天这个学生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太对劲。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他这边扫,他好几次想断了讲课问问爆豪到底有什么想说的。联想到早上他的问题和欲言又止的爆豪,相泽突然恍然大悟。估计是在补习遇到了什么问题,但是以爆豪的自尊心又不允许他说出口。

相泽突然有了种被学生依靠的感觉,看着爆豪的目光也带了几分慈爱。

爆豪整个人被相泽看的有些心惊,赶紧低下头拿笔描了几笔已经写完好久的笔记,虽然不是他自己想要的,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在听到相泽说话的瞬间脑子里就会接上昨天他听的碟的剧情。

“要是被其他人发现我们的恋爱就不好了。”

“嘛,不过也没关系。”

“到时候再说就好了。”

爆豪狠狠的折断了手里的笔,对听了两遍想要嘲笑相泽最后听的有些害羞的自己感到生气。

啊…是已经这么烦恼的爆豪了吗。相泽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下定决心放学之后一定要找爆豪好好谈话。

然而在接下来的实操课里由于意外的状况他被临时叫走摆平事件,一来二去的这事就成了相泽看见的时候记得却怎么也腾不出时间的小小心病。

对于爆豪来说也不好过,他明明已经极力去忘记这件事情,但是每次他遇到相泽的时候对方总是一副有话说的样子,然后还没开口就又被叫走了。

“喂,放学来我办公室”

“喜欢……”

爆豪摇了摇头,把荒诞的剧情从脑子里排了出去,看着相泽匆匆离开的背影。爆豪顿了顿脚步,

“声音……还挺好听的……。”

-

眼前的状况完全是相泽没有想到的。

出于个人爱好,完全的个人爱好。

他在学校的一个小角落里藏起来了几只在路上捡到的流浪猫,把它们细心的养了起来。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被遗弃的猫害怕被再次遗弃,他定期来这里喂食的时候,捡的几只猫都一只不少的守在这里等他。

而目前的状况就是,爆豪背对着他,半蹲在猫堆里。猫完全不怕的样子在爆豪的腿上亲昵的磨蹭着,发出撒娇一样的叫声,爆豪手里抱着一只猫,皱着眉对着扒着他裤腿的一只猫毫不客气的大声说着

“喂!不许扯!要是扯破了怎么办!”

扯着裤腿的小猫像是听懂了,喵喵的叫了两声,在爆豪的旁边委屈的转了两圈也没找到可以凑上去的地方,爆豪叹了口气,把手里的猫搭在肩膀上,伸手摸了摸小猫。小猫用尾巴圈了圈爆豪的手。

相泽走了过去,将今天份的猫粮放在了地上,又向着爆豪挪了两步,本来粘着爆豪的猫主动给相泽让开了点位置,安安静静的跑去吃东西。爆豪这才发现相泽已经来到了旁边,他抬头刚想说点说,就被相泽的手掌按在了头顶上磨蹭了两下。

“放学来我办公室吧”

相泽说。

爆豪感觉自己心跳加快了一点。

-

夕阳把本来不算大的房间填了个满。

爆豪敲门的时候,相泽刚好做完1A最后一个人的个性增幅训练的计划。他随手将文件放在了一边,向着门口说。

“进来吧”

爆豪皱着眉,带着些心事的表情,让相泽更加坚定了果然应该找爆豪好好谈一次心的决心。

“爆豪,我也不说废话了。”

“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相泽双手十指交叠,一副听众的样子。爆豪难得有些犹豫的张口,又顿了顿,随即又下定决心一样开口。

“我……………………前几天……”

“嗯?”

“在补习…………回去的时候……”

“发生了什么?”

“不小心……”

“?”

“买到了老师你配的……drama……”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