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

微博是爆豪胜己的雪糕 摸鱼的话就不搬过来了

【轰爆】契约结婚

契约结婚【1】

轰焦冻x爆豪胜己



随着门被拉开的声音,透进来的冷风却丝毫没有削减在房间里的人的热情。

切岛眼尖的看见了进来的人的身影,毫不吝啬的灿烂的笑了出来,冲着门口挥了挥手大声的喊了一声。

“喂,爆豪!这边!”

门口紧紧的皱着眉一副不爽的样子的人半个脸却是紧紧的缩在了围巾里面只剩下两个眼睛漏在外面,看起来反而有些可爱的感觉。

直到爆豪坐下解了围巾为止,切岛都一直灿烂的笑着冲他招着手。爆豪走了过去毫不留情的对着切岛的额头上锤了一拳,一把扯开了围巾用力的折好和外套一起放在了旁边,用几年仿佛都没有变化过的声音恶狠狠的回应到。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我早就看见你们这群白痴了。别给别人带来麻烦啊!”

“可是现在是爆豪的声音比较大吧!”濑吕从旁边探了个头,笑嘻嘻的堵着爆豪。

“就是就是,小胜可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才好呢!”上鸣也干脆的参合了进来。

“说什么你们这群混蛋!”爆豪作势就要扑过去送上鸣和濑吕上天,又被切岛赶紧拦了下来。本来就热闹非凡的酒席因为男孩子这边的插曲变得更加吵闹。

“切岛君……真厉害啊。”
轰这才反应过来,有人在和他说话。

绿谷带着点羡慕又畏惧的目光看着切岛,一口气喝完了手里的啤酒。随后又小声的开始碎碎念起来。“我小时候一直梦想着能和小胜有平起平坐的关系,能够在长大之后这样和小胜在酒席上吵吵闹闹的,不过感觉。还是……对于憧憬怀有一点距离感会比较好吧?”

轰半垂着头听着绿谷不知道是真心还是醉酒后的嘀咕,目光却还是从那个人进来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一分。“为什么……绿谷…你、要和我说这些呢?”

绿谷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题,带着点酒气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口下酒用的小沙丁鱼,然后指了指那边说。“因为轰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羡慕的看着那边。”

“是误会……”轰转头看向绿谷想要解释什么,随后又好像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样梗在了原地。

绿谷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轰握紧了手里的啤酒仰头一干而尽。

大概是他们补习的时候,又或者是他们在树林的时候,也可能是在更早的体育祭的时候。

轰开始是没有把注意力太过于放在眼里的,他知道爆豪很强,是和他一样,不同于常人的天才领域。而作为天才出生到现在的他在进入雄英之前眼里,脑里都只有一个同样立于人上的人。就是他的父亲。曾经的第二英雄。

对于轰来说,好胜心第一名之类的并不是一个好的词汇。他是由于好胜心而产生的东西,所以或许在最开始他就在心里给爆豪胜己整个人打上了叉。将爆豪和其他人一起关在了墙壁的外面。

随后捶破墙的虽然是绿谷,但是爆豪却跑进来踢翻了他的桌子。

是愧疚也好,感激也好。他明白自己始终是欠爆豪一句话的。在这样的想法之下开始稍微对爆豪的生活开始留意了起来,从晨练时的偶遇,到刻意喊他一起去补习,到在写老师发下来的无聊问卷的时候。避开了平时与爆豪交好的切岛等人,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口。“爆豪…朋友这一栏,写你的名字可以吗?”

爆豪似乎有点意外,愣了半天随后一把扯过了轰手里的纸,气冲冲的揉成了一团又用个性狠狠炸了一下丢回给了轰,怒吼了一声“你这个阴阳脸混蛋!”随后又暴怒着离开了。轰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把爆豪丢回来的纸小心翼翼的展平了开来。在朋友一栏一笔一画的写下了爆豪胜己的名字。

随后爆豪好像带着点刻意的躲开了他,补习结束后两个人的关系不仅没有变好,反而更加疏远了起来。即使在走廊上遇到擦肩而过,爆豪也不会像原来那样恶声恶气的怪他挡住了道。平平静静的像陌生人一样,反而说不定是朋友的意思?轰一边揣测着爆豪的心思,一边又觉得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一直相安无事的到了毕业,他再也没能和爆豪有像当初那样两个人独处的时间。体育祭过后对于爆豪朦朦胧胧的感觉随着被装入文件袋里的相泽一时起意的问卷一起尘封了起来。

直到今天再见到爆豪,轰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是头发的长度,或者没有见过的私服,又或者是脸部的轮廓?

轰说不上来,却觉得看着爆豪的脸连手里的啤酒都变得极具吸引力。他甚至已经有些记不得自己续了几杯,在酒意和白炽的光影之中,他感到一阵眩晕,睡了过去。

“喂?轰君?没问题吗?”
绿谷推了推旁边突然栽了下去的轰,轻轻的拍了拍轰的背部,轰却都没有任何回应。相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还是一身黑色的衣服,看着轰难得的漏出了笑意,“喂轰,怎么这么快就醉了。5年不见的同学会,让你这么怀念吗?”

“绿谷,你知道轰他家在哪吗?要不你送他先回去吧,等我们去下一摊的时候你再过来吧。”

“行,相泽……”

“请让我去!”

大声的打断着绿谷的话的,正是刚才一直被注视着的主角,爆豪胜己。爆豪不顾旁边切岛他们满脸困惑的表情,直接走了过去一把拉起完全醉倒的轰胡乱拿了外衣给轰包了几层就直接架着留下一句下一摊也不去了就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相泽在后面有些担心的追了出去看着爆豪的背影,冲着爆豪离开的方向喊了一句“爆豪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别把轰杀了啊”又钻回了温暖的酒屋里。

同样热闹的同学会并没有因为两个人的离席而削减热情。

爆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把轰扛了出来。他对于别人的敏锐程度不亚于他傲人的反射神经,更别说是轰那种直勾勾的盯着人的目光。从他进门开始,在切岛喊他之前,那个人的目光就一直粘在他身上,他刻意不去看,不去理会,就像当年那样把轰晾在一边,他就会自己默默的离开。然而这次却没有,在视线断了的时候,爆豪的心稍微放了下去一点,随即又发现是这个人喝醉了倒了下去,整颗心都狂躁的快要跳出喉咙。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哪来的勇气就拉走了轰,回想起来这应该算……绑架?诱拐?拐卖?干脆把轰卖了换个好价钱得了。

爆豪的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各种奇怪的想法在打着转,而轰靠在他肩上平稳的呼吸更加让他傲人的大脑无法思考。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停在了他租的单人公寓下面了。爆豪付了钱一路连拖带拽的把轰运上了5楼,打开503的房门把轰摔了进去关上门以后,爆豪才感觉到自己刚也喝了不少,有点晕乎乎的顺着门滑了下去。

“我在干什么啊……”
爆豪把头埋在两臂中间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随后又站了起来,把卷在轰身上一堆乱穿的外套全剥了,把人一路架到他的单人床上看着轰睡的不省人事。爆豪恨不得给他脸上直接来个爆破,手刚伸出去,又好像回到了刚入雄英那年补习的时候。爆豪气愤的把手缩了回来,刚想去浴室洗掉一身的酒气,却被后面的人突然拽住了衣服。

从衣领一路圈上了他的脖子,把他往后拉上了床,爆豪有些慌乱的推了一把轰的脸,看见即使在黑暗中也好像在发着光一样的轰的眼瞳,里面映照着是他的样子。轰像是喝醉了,又像是没有喝醉一样。语气带着诚恳,又杂着满身的酒气。低下身子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念了一句。

“爆豪。”

随之而来的是亲吻,从耳根开始。一边亲吻,一边舔舐着爆豪的耳廓,一边念着。

“爆豪。”

爆豪被轰念的心烦,想开口说什么。又被轰咬上了喉结。轰的衣服都脱的差不多了,爆豪还穿着外套,不知道是因为轰还是因为衣服的原因,爆豪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烫。

分心了片刻,轰已经拉开了爆豪的外衣,对着爆豪好看的锁骨咬了上去,爆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却没有阻止轰的动作。刚想着接下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上一沉,爆豪低头发现轰已经趴在他身上睡了过去。

爆豪愣了片刻火才冒了上来,又不知道和谁发出去。只好把轰一把推开来把束缚在身上的衣服一股脑的全脱了丢在地上泄了一口气。

看着轰毫无所知的睡颜,爆豪无可奈何的把他往旁边推了点自己也躺上了狭小的单人床,他也累的不行,躺下的时候脑子里还是反反复复的播放着轰的脸,体育祭的轰,补习的轰,刚才的轰。

“还是个放水混蛋……”

他念着,除去酒气的轰的味道透了过来,爆豪也睡了过去。

TBC

有心情就继续写

作者ゆず @yzhm3304
搬点太太的图

作者ゆず @yzhm3304
自汉化 请勿转出lof

作者ゆず @yzhm3304
自汉化 请勿转出lof

星期恋人(1)

不算是什么太好的天气,星星点点的光线透过窗户投在教室里。

“马上就是新的一周了,不知道轰同学这周会和怎样的人谈恋爱呢?”

“是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和轰同学谈一次恋爱啊,哪怕一周也好!”

趴在桌子上闭着眼休息的爆豪胜己换了个姿势,低低的念了一声:“吵死了。”

-

星期恋人。

轰焦冻x爆豪胜己。

月曜日。

-

是光。

轰猛的睁开了眼睛,又被刺的狠狠的眨了几下眼睛才伸手去勾了勾床边的闹钟。较短的指针刚过了数字4的一半,完全没有到达本来该响起的时间。轰坐了起来把窗帘拉好,躺了回去。本来想再睡一下,闭上眼睛的瞬间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父亲的脸孔。
“没错就是这样!!用我的力量吧焦冻哦哦哦!!!!”

莫名其妙的噩梦。

轰一把拉开了被子,翻身下了床。

-
过于早的起来让母亲有点措手不及,轰想不出理由只好说自己弓道部今天有晨训需要早点去,就不吃早餐了。对着稍微带着点歉意的母亲温和的笑了笑,便出了家门。

虽然轰平时也算是出门比较早的类型,但是今天的时间对他来说也是头一次。稍微有点蒙蒙亮的天空,空旷的街道,稍微有点寒冷的空气,以及良好的生活习惯带来的饥饿感。轰不禁稍微加快了一点步子往学校走去。

到雄英的时候,轰意外的发现学校真的已经开门了。不会根本不关门的吧,稍微闪过了这样的想法。在考虑到底是先去教室还是直接去弓道场的瞬间,轰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篮球正正好好的砸了个准。

“?…”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淡金发色的男孩子走到了他身边一把捞起了篮球,毫无歉意的骂了一句“碍事死了混蛋”

轰还有点懵的状态,稍微抬了抬眼,看见对方纯红色的眼睛直刺刺的看着他。带着点烦躁和不爽的样子把篮球捡了起来抱在了怀里,嘴上虽然数落着是他挡了路,却始终没有离开的意思。

看来这个人就是罪魁祸首,轰总算明白了过来,稍微揉了揉被砸的地方。顿了顿开口:“但是不是你砸到我的吗?”

“啊?”对方像是突然被点着的炸药一样,音节里都带着点火药的味道。他猛的跨了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轰的领子,用快要触碰到鼻尖的距离恶狠狠的对着轰放话。“说什么呢你这混蛋?”

“喂?那边的学生是怎么进来的?”
远处突然传来了不知道是哪位老师的声音,对方突然有点心惊的样子,看着轰还有点发呆的楞在原地,只好小声的骂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脏话,伸出手抓着轰的手腕抱着篮球就跑了出去。

轰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状况,就被拉着跑到了不知道哪里的场馆。好在他虽然有时被人说不能很好的理解状况,但是身体素质却是顶尖的好。在被对方抓着绕着跑了一大圈之后只是微微的喘了喘气,也让对方有点意外的眯了眯眼。

在被对方松开的一瞬间,轰有点迷茫的看了看对方,带着点询问的语气,想了半天怎么委婉的表达目前的状况:“你…睫毛真长啊…”

“啊????”
如果爆豪胜己有什么超能力的设定的话,大概希望是类似爆破的那种,这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爆破往轰那张好看的脸上招呼过去。
可惜的是并没有那种东西。
爆豪把篮球冲着轰的旁边狠狠的丢了过去,轰却一副屹然不动完全不懂的样子。

看着对方好像很火大但是强忍着的样子,轰刚想着要不要先道个歉的同时,从腹部发出一阵不可忽视的声音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

爆豪的表情从轰刚见到他来说就是可以用丰富来形容了,大喊的样子也好忍耐的样子也好惊讶的样子也好。他看见对方稍微愣了愣,随即猛的捂住了嘴眼里透出来无法忽视的笑意。

“喂…不用笑成这样吧?”
轰好像也被对方感染到了,声线也不自觉的柔和了一点,嘴角也微微带了一点弧度。而肚子却完全不给帅哥面子的又叫了起来。惹得对方笑的完全停不下来。

等对方笑够了,从不知道哪个柜子里翻出了一个饭盒打开递给了轰,轰有点意外的看着对方依然是一脸不爽的样子。

“你…”
“爆豪胜己。”
“啊?”
“别老是你你的”
“啊…爆豪…你”
“妈的,吵死了你怎么有这么多话,给你你就吃不许吃完了我还要吃”
“那,我不客气了。”

轰有些感谢的捏起了一个饭团,咬了一口。

“很好吃。”
“废话,这可是我自己做的”
“好厉害…”
“啊?厉害个屁啊 ”

轰没有再说下去,垂了垂眼继续两三口把饭团吃完了。偏了偏头看了看爆豪,爆豪也单手捏着饭团往嘴里塞,空出来的手把饭盒往他这边推了两下,轰小声的又念了一句我不客气了然后继续吃了起来。

等两个人吃完,轰这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好想喝味增汤。”
“你这混蛋不要得寸进尺。”

轰这才发现爆豪带他来的是一个类似休息室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的橡胶的味道即使过了这么久也没能完全习惯。想起了早上的事情,轰有点诧异的看了看爆豪,小心的开口。

“爆豪……你”

“啊?”

“是外校来雄英打篮球的吗?”

“怎么可能!!?????”

爆豪开始考虑早上自己那球是不是砸的太轻了,应该用杀人的力度扔才对。

“那…早上?”

“马上全国大赛了,我想早点来训练,那群混蛋不让我进 而已”

“啊…那的确…”

“所以”

“你也差不多该走了吧?”

爆豪没有给轰认同与否的机会,毫不客气的收拾好了两个人刚吃干净的饭盒,像来的时候一把抓住轰的手腕想赶对方离开。轰用另一只手像爆豪的手法一样反抓住爆豪的手腕。

“干什么你这半边混蛋?”

“爆豪…”

“和我 交往吧。”

“……………………啊?”

-
消息传播的最快的方式,爆豪胜己今天才切实的体会到了,是喜欢讲八卦的人的嘴。

早上在爆豪报以愤怒的回应了去死以后,轰根本无视了爆豪的拒绝。在篮球部的其他人来篮球馆的时候看见的场景就是他们篮球部的主将和隔壁弓道部的主将毫无违和感的在打篮球。

A:“为…为什么单单是打个篮球会这么好看!”
B:“这…这可能就是池面的力量吧!”

在他们打了半天,轰以大比分输给爆豪以后爆豪把篮球往地上狠狠的摔了出去,整个人直接躺在地上。
轰也走了过来挨着爆豪躺了下来。
爆豪往旁边移了一点,轰又凑过去了一点。

“妈的干什么你这个放水混蛋”
“我真的不会打篮球啊爆豪?”
“谁管你啊?身体素质那么好你连这个都不会吗啊?”
“不如下次我们比弓道?”
“比就比谁怕你这个放水混蛋啊?”

轰抿了抿嘴微微笑了笑,爆豪从脖子上扯下来毛巾一把扔在轰的脸上恶狠狠的骂了句“你笑屁呢”一边往淋浴间走了过去。
轰半撑着坐了起来,用爆豪的毛巾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旁边篮球部的轰的粉丝看见爆豪走了才小心翼翼的跑过来给轰递水。

“轰…君,怎么和主将在一起?”
“啊…谢谢,不过还是不用了。”轰礼貌的拒绝了递来的水,走向旁边放着的爆豪的水壶。“因为我和爆豪在交往啊。”

“啊轰君那个……”
“……爆豪怎么喝姜汁。”

出于早上轰的言论,流言就迅速的在雄英里传了起来。在上午爆豪只是感觉周围的人在议论什么,在下午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看着他变成了一副没事你一定能撑过去的悲悯。

爆豪按捺着杀人的冲动一天不知道掰断了几只笔,直到下午放学的时候被自己最讨厌的幼驯染,绿谷出久急急忙忙的拉住。

“咔酱…那个虽然我也是听说诶诶诶你先不要杀我就是那个我虽然不知道这样说好不好但是不要伤害到你最后就是……”

“烦死了现在就杀了你!”

“不是就是那个听说早上轰君找你挑战然后你不愿意和他比他就在篮球馆里把你……我真的只是听说啊啊咔酱……”

“妈的我什么时候不和他比了?不就是交往吗?好啊交死他”

“啊?交往?”

在绿谷出久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实的信息量和谣言的信息量的时候爆豪就气冲冲的走了,绿谷反应过来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从窗户上看见爆豪走到校门口正好遇到在门口等他的轰。爆豪扯着轰的领子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两个人就并排着一起走了。

只剩下绿谷还在教室里沉浸在震惊里久久没法自拔。

tbc

出胜 关于咔酱由来的妄想

#出胜#
关于咔酱称呼的妄想。

门铃声不间断的响着,妈妈在厨房忙碌着的身影让出久有些紧张的扒在客厅的门框上小心翼翼的张望着玄关。

“去开门吧出久”

“啊…”

出久捏了捏手里的欧鲁迈特玩偶,想着看了无数次的视频里的样子,学着欧鲁迈特的步伐一边嚯嚯嚯哈哈哈的一边半僵半挪的走到了门口。

不能怕啊出久,英雄怎么能连开门都做不到呢!

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踮起了脚尖扭开了大门。

“哎呀…”

是有着一头淡金色发丝的女性,亮红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发出了些惊讶的声音看着来开门的小孩子。

出久也被吓了一跳,一溜烟的往回缩了两步,躲在了正巧走出来的妈妈的腿后。

看见有大人出来了,门口的来人稍微顿了顿,随即笑了起来。

“我是刚搬到附近来的爆豪光己,来问候一下邻居。”

随即又向着旁边招了招手,冲着出久的妈妈笑了笑。

“说来我家的儿子也和你儿子差不多大,所以看见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跳。”

随着光己的动作,从门后不情不愿的走出来的是一个和光己太太同样发色,甚至眼睛都是一样闪闪发光的男孩。他臭着脸冲着出久的妈妈鞠了一躬,带着点稚嫩的声音开口。

“我叫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一时之间有些慌了神,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盯着爆豪胜己看了起来。爆豪胜己抬起头,正巧对上了绿谷出久手里的欧鲁迈特玩偶,整个人突然像是被点燃了什么兴趣一样,有些激动的三步两步跑了过来,也迎着绿谷出久的目光看了回去。

“你也喜欢欧鲁迈特吗?”

出久这才回神一样的捏了捏手里的玩偶,用力的点了点头,又嗯了一声。爆豪胜己满意的咧了咧嘴,抬起手一把抓住了绿谷出久的手背,嘴里说着,”那我带你去个地方”然后拉起绿谷出久就跑,只剩下两位妈妈在后面喊着晚饭前要回来的声音。

绿谷出久并不是很喜欢在外面玩耍的类型,比起在外面,比起和其他人一起玩他更喜欢回家看欧鲁迈特的视频,研究各种各样的英雄是怎么打倒坏人,他需要从小就汲取作为英雄的经验。

然而被爆豪胜己拉着跑的时候他一时之间竟然没想到怎么拒绝,或许是被他眼里的赤色燃烧了起来也说不定。爆豪半偏着头看了看他,笑了出来,绿谷出久也跟着笑了起来。

等两个人跑到目的地的时候,都变得气喘吁吁的。爆豪喘了两口死死的盯着出久有些生气的样子。

“我说,你啊!跑步的时候不可以笑啊!”

“诶…可是不是爆豪…君先笑的吗?”

“啊?我那是感觉到你要笑了比你先笑好不好”

“咦??”

“算了!你以后别这样了,来看我的秘密基地吧”

“秘密基地是……”

随着爆豪掰开了背后有些破旧的用来遮掩的木板,出久这才看见了背后这是像什么房子之类的东西,在里面摆放着的是,用各种小零件从石子到没有中奖的冰棍棒,不用的螺丝和齿轮,歪歪扭扭的在地上拼出了一个欧鲁迈特的脸。

下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两个字。

英雄。

「好厉害」

“好厉害”

脑海中浮现过的话语立刻就感叹出来,也算是出久的一个不算好的习惯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爆豪胜己给他展示的爆豪胜己的秘密,看着对于孩子来说还算复杂的汉字。带着憧憬和喜悦的目光贪婪的看着爆豪胜己的杰作,然后又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好厉害啊爆豪君!”

“对吧!很厉害吧!”

爆豪的嘴角狠狠的翘了起来。

“这是从我第一次看到欧鲁迈特救人的视频的时候就开始搞的了!”

“啊那段视频我也很喜欢!已经没事了!要说为什么!”

“因为我来了!”

爆豪也接了他的话说了下去,整个人笑起来连牙龈都露了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出久突然觉得心脏抽动了一下。

“不过我们要搬家了以后也不能经常来这边了,反正能多给一个人知道也好!”

爆豪看了一眼自己的“欧鲁迈特”,有些漫不经心的踢了一脚脚下的石子,看了看天色回头和出久说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只体型不小的流浪狗目光凶狠的盯着他的“欧鲁迈特”。绿谷还在沉迷的盯着爆豪的作品,爆豪伸手去捏了捏绿谷的掌心,感受到温暖的绿谷抬头才发现了现在的状况。

“怎么办……”

绿谷小声的问到

“我们走没关系,它的目标是欧鲁迈特上的吃的。”

“可是那是小胜费心做的”

“以后还会有更好的”

“不可以!”

绿谷有些执拗的回捏住了爆豪胜己的手心,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

“不可以,我要保护爆豪君的东西”

“喂…你”

绿谷不顾爆豪的声音,有些颤抖的向前迈了一步,学着欧鲁迈特的样子伸手挡住了爆豪胜己。颤着声音说了一句

“没……没关系了!因为我来了!”

野狗完全不顾绿谷的气势,扒了扒土提起爪子就冲了过来,绿谷也不偏不移的死死盯着野狗,在尖锐的牙齿即将咬上出久的一刻,爆豪突然一把推开了绿谷一脚把狗踹了出去,被突然踢懵了的狗起来打了个圈,想再进攻一次的时候。

和绿谷出久完全不同的气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还要来吗”

野狗半退了一步,呜咽了几声转身跑走了。

爆豪咋了咋舌,转身向着绿谷出久伸出了手。

“你明明不行还说要保护我的东西啊”

绿谷拉住了爆豪的手,借着力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以……以后一定可以的!我一定会成为…像欧鲁迈特一样的英雄!”

“那我就要成为比欧鲁迈特更厉害的英雄才行了!”

“太狡猾了吧爆豪君!”

“别叫我爆豪君了吧”

“那……小胜?”

“勉强可以吧。”

……

放假放成废人……今天开始还排名的时候的债……`Д´

【百爆】情侣

被安利产物,开车车走评论

……!

…我怎么这么懒啊……!爬起来码字…